科技工作者建议(2019年第 3 期)

   发布时间: 2019-10-22    访问次数: 19


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新型研发机构的建设。经初步统计,截止到目前全省共建有新型研发机构346家,建有研发中心及实验室9000多个,研发人员达8000多人,年开展技术服务33000多次,累计总投入200多亿元,拥有有效发明专利4200多件,累计引进、孵化科技企业2000多家,其规模和科研成果均居全国前列。建立了以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江南石墨烯研究院等为代表的一批新型研发机构,形成了具有区域特色的研发机构“江苏模式”。巩固和提升新型研发机构建设质量,为江苏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力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江苏省新型研发机构建设取得的成效

    (一)瞄准科技前沿,集聚了一批高端人才。新型研发机构集聚了一大批院士、“千人计划”专家、长江学者等高端人才。南京石墨烯研究院引进了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安德烈·海姆教授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教授;华中科技大学苏州脑空间信息研究院引进了光电国家实验室(筹)骆清铭教授团队,现已成为世界一流水平的脑科学国际合作研究中心,国际顶级学术期刊《Nature》专题报道称其为“脑成像工厂”。随着高端人才的引进集聚,提升了研发人员团队的质量水平,有力助推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二)促进成果转化,培育了一批新兴科技产业。一年来,江苏新型研发机构转化技术成果730多项,累计衍生孵化科技企业2000多家。如浙江大学苏州工业技术研究院紧扣“战略性人才+战略性技术+战略性市场”3个关键创新要素,聚焦生命健康、高端装备、电子信息、新材料与节能环保四大领域,累计孵化高技术企业92家,投资估值50亿元,已投产的“网栅氨基酸”有望培育形成氨基酸日化和医药农药产业群;哈尔滨工业大学无锡新材料研究院聚焦新材料产业,累计孵化科技企业10家,产值3.1亿元。

    (三)搭建合作平台,落地了一批科研项目。一年来,新型研发机构面向企业开展技术服务33000多次,承担合同科技项目2000多项,为企业技术创新和转型升级注入了动力。如中科院—南京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研发中心依托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等创新资源,初步建成宽带移动通信设备性能和应用测试平台等6个公共服务平台,合同科研服务收入9000万元,为企业带来间接经济效益约5亿元;华中科技大学无锡研究院累计服务企业300余家,与企业签订合同科研项目50余项,与企业联合共建研发中心6个。

    二、制约新型研发机构高质量发展的瓶颈

    (一)相关政策规范不明确,扶持政策待完善。目前江苏还未出台新型研发机构的统一认定规范标准,在现有管理体系中无法找到其准确定位。此外,扶持政策有待完善。政府对江苏新型研发机构的发展缺乏具体的支持指导政策,虽在一些综合性文件中有所提及,但比较零散,具体举措不多,且尚未出台针对江苏新型研发机构的暂行管理办法。

    (二)新兴行业交叉重合较高,地域差异较明显。江苏新型研发机构主要集中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在功能上存在交叉,各类新型研发机构间的产业技术创新发展不平衡。据统计,生物技术和新医药产业、节能环保产业、新材料、物联网与云计算产业是江苏新型研发机构的主要领域,数量占全省新型研发机构的90%以上,过于集中,功能重合。另外,江苏新型研发机构建设呈现出区域差异,苏南、苏中和苏北差异较为明显,数量和投入上梯次呈现出南多北少局面,导致区域间产业技术创新发展不均衡。

    (三)缺乏自主创新核心能力,产业集聚效应未凸显。近两年江苏涌现出的一批新型研发机构,规模普遍较小,尚未形成规模化发展和集聚效应。多数新型研发机构的产业空间集聚度不高,缺乏地方产业发展规划。在技术、产业方面领先不够,缺乏战略性思维和长远发展的国际化视野,整体自主创新核心能力仍较欠缺,有影响的高水平科研机构较少,很多处于产业链层级的低端,部分关键技术与核心元件等仍靠从国外引进。有的建设地域过于集中,其关键成果仅在局部地域产生影响,对周边经济特别是长三角地区的辐射带动作用发挥不强。

    (四)人才发展机制尚不健全,人才结构需优化。江苏虽是科教大省,但是高层次创新人才仍较为缺乏,人才结构亦不够合理。江苏新型研发机构缺乏能够围绕产业发展需要,开展产业技术创新的高层次人才,缺乏在一线从事技术创新又懂管理的企业家。且对高层次创新人才的引进力度不够,灵活性的人才引进管理机制有待建立,综合性人才服务支撑体系有待完善。现有一些吸引高层次创新人才的优惠措施也还存在宣传不够、落实不到位等问题,引才、留才和育才的配套政策仍有待进一步完善。

    (五)市场化运行机制不顺畅,协同创新未形成。省内多数新型研发机构建立时间短,当前运行比较依赖政府,存在伪市场化运行的状况。研发机构市场化运行机制还不成熟,科研成果与科技需求不对称,挖掘市场需求的能力不足,核心技术的供给能力不强,成果转化的市场导向渠道不明晰、自主创新实力较弱等问题普遍存在,市场导向的各项机制有待完善。部分新型研发机构与高校、科研院所以及企业尚未形成基于产业导向的协同创新机制,集聚优质资源的能力有待提高。

    三、江苏新型研发机构高质量发展的对策建议

    (一)顶层设计,建立政府引导下的多方投入机制。研究出台新型研发机构的统一认定规范标准和暂行管理办法,为研发机构精确定位。新型研发机构要将“共同投入”模式的优势发挥淋漓尽致,有效协调高等院校、社会力量、科研院所以及政府部门的关系,更好地汇集各方资源,减少从原始创新到技术研发再到产业化之间的成本损耗,降低投入风险,保证新型研发机构前期建设阶段的投入。

    (二)明确标准,建立灵活扁平化的组织结构。要有别于传统研发机构,其独立性更强,采用决策与执行相分离的模式,顶层管理决策层由院长、执行委员会等组成,不承担具体业务功能,仅从宏观角度对整个机构管理和发展作出决策;其下,扁平化设立研究所、成果转化平台、企业孵化器等职能各不相同的下设部门,实现功能的明确划分以及内部关联互补,形成多功能并重的综合服务机构;各类研究所、转化平台、孵化器以项目为导向,采用动态灵活的管理模式,实现科研创新和成果转化。

    (三)协同创新,快速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目前,我省新型研发机构落地园区的母体大体上是国内知名的高校和科研院所,要充分发挥新型研发机构母体的科研实力,推动政府、高校科研院所、企业的协同创新。要积极支持新型研发机构建设工程中心、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和研究生工作站,开展技术和企业孵化,鼓励新型研发机构联合企业承担重点研发计划,开展成果转移转化,以快速提升新型研发机构自主创新能力,带动一批新兴产业发展和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

    (四)大胆突破,创新人才引进培养机制。实行更加灵活的高层次人才引进政策和激励政策,“不求所有,只求所用”柔性的把高层次创新人才能够引进来,留得住。同时要完善本土人才成长培育政策,注重培养一批本土高层次人才。要根据江苏发展的实际需要,通过引进和培养精通科学研究、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的,有强烈创新创业欲望的拔尖复合型创新人才,从而更好地支撑地区自主创新体系建设。

    (五)目标引领,引导建立市场化的收益模式。主动参与市场竞争获取多种资金支持,通过市场化的运作获得市场化的收益。一是投资成果回报,主要通过研发的产品和技术的销售带来收益;二是服务成果回报,主要是借助技术转移、技术转让来获得,借助知识产权、产品评价与检测、人才培训等获得的服务收入。在创业项目效益分配方面采取市场化多层次、多形式的机制,分别为创业期直接投资、创业服务转换股权、项目成果入股、项目孕育期投资等,各项服务回报实行研发机构与创新团队共享机制。